【门窗展】2020奥斯卡最大赢家《寄生虫》中的那些建筑
日期:2020-02-25

一边是水淹陋室,一边是生日聚会;一边是冰冷坚硬的体育馆,一边是豪华柔软的后花园;钱就是熨斗,把一切都烫平了。 穷人家蹭网、住地下室、为了一份工作不择手段。贫富差距就像无数面墙,将人分为了三六九等。你爬了十层楼、二十层楼,可能才刚刚到达别人的地下室。穷人家就像是虫子,所以生活艰难;因为是虫子,所以什么都杀不死他们。


——摘自豆瓣《生虫》短评


在刚刚过去的92届奥斯卡奖上,韩国《寄生虫》获得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国际影片4项大奖,横扫本届奥斯卡成最大赢家。


这部电影用隐喻的手法残忍揭开了贫富阶级间的差异,带给观影者巨大心理冲击。电影中60%的拍摄镜头都在富人家的豪华别墅中10%在穷人家的地下室,从两家人身处的生活环境中演绎了全片最大的冲突点。


现在就让小win带大家一窥富人家和穷人家住所的精妙设计。


富人——豪华别墅

▲全景透视图


富人家的别墅从外走进,是由竹子围合成的窄小玄关。

随后就是宽敞的绿色庭院,一大一小对比,丰富了空间体验



豪宅占地 550㎡,超大的庭院和草坪就占去了大半。



进入宅内,阳光直接从门厅左侧大面积的玻璃窗引入室内。房屋与竹子结合,削减了混凝土的冰冷气息,让人感觉到清幽的放松舒适感



一层客厅的整面落地窗,使得室内空间通透、明亮。

嵌入天花板的灯光、柔亮木地板以及玻璃隔断,彰显出富人家庭品味



餐厅最大特点是超宽“取景窗”,一家人吃饭时还能享受到室外空旷惬意的风景。



豪宅客厅大面落地窗不仅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,他不仅要满足电影的摄像机运动镜构图的需要,每一处场景都在透露出家庭地位。

 

这也很好的解释了,为什么豪宅的客厅没有电视,而是在沙发的对面是一幅落地玻璃窗,玻璃窗的比例恰好是观影的最佳比率。



这面窗在下雨天,看出去也是另一幅美景。



超大合并的中西式厨房体现了富人家的饮食习惯。



客厅上方超大幅的艺术画,向上爬升时跟画直接交互;

楼梯正对一个艺术家具,背景是通透玻璃,扩大进深感



二楼是家庭成员的居住空间,各个房间的装修风格,切合使用者气质而设计。


豪宅二层夫妻主卧:步入式衣柜、豪华浴缸等,风格上也与主卧相近,色调上低调而温和。



豪宅二层女儿卧室相比较于主卧偏向温馨,富有少女气息,书架上整齐排列的书,桌面上的摆设,都凸显出了一个小女生的形象。



弟弟的卧室则像一个游乐场,富有儿童的梦幻气质,充斥着小男孩喜欢的印第安风情。



看起来正常的豪宅,其实暗藏了个大秘密。在豪宅地下室下面,还有一个地下室!


这个秘密地下室,起初是因为躲避空难建造的,在影片中它成为了本片高潮迭起的建筑空间



昏暗的防空洞,暗藏了影片的主旨——寄生。


富人与穷人,豪宅与防空洞,将两户阶级对立的人家,推向了不可预知的结局。


穷人——地下室


对比富人家的豪宅,穷人家住的半地下室要显得寒酸的多。



穷人家父亲和母亲都是韩国的无业游民,他们带着一儿一女共同住在这里。



地下室的环境不仅杂乱无章,到处都是老旧的家具和发黄的壁纸,厨房内充满了油渍,卫生间里到处都是污垢



墙上有一副装饰画,上面写着安分知足,非常的讽刺,这幅画也是这个家庭唯一的装饰。



地下室内低矮的空间非常的压抑,然而卫生间是唯一可以连到无线网的地方。



电影中有一个画面非常经典,大雨中的一个阶梯上,一路向下,穷人也从天堂回到了地狱,穷人的家已经被淹没。


《寄生虫》不仅在于优秀的剧本及演员,更有对细节的处处打磨。导演奉俊昊和艺术指导李河俊咨询了很多真正的建筑师,从而真实地呈现富人家的建筑;而在穷人家的半地下室中也有许多用心的设计,以此让观众感受到两个阶级强烈的对比,这也是电影的成功之处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举办时间:原定3月5-7日,视疫情延期待定
举办地点:广州琶洲 保利世贸博览馆·南丰国际会展中心
联系电话:400-860-7808
邮箱:wdvs@informa.com
博览会官方网址www.windoorexpo.com
大会官方微信:



关键词:门窗展 别墅 奥斯卡
预定展位
参观门票
在线咨询